MENU
理工新聞

【我和我的長理】 數學教育的“燃燈者”

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,特推出系列欄目《我和我的長理》。70年歲月更迭,70載時光荏苒,一代代長理人與國同行、風雨兼程,在各行各業中演繹著精彩。本欄目通過書寫不同的長理人與母校共同成長的故事,用個人進步的縮影映射時代發展大潮,禮贊偉大祖國。

馬文聯,30年辛勤耕耘在教學一線,先后主講8門本科生課程、2門碩士研究生課程。連續18年擔任大學生數學建模競賽指導老師,斬獲8個國家級獎項?;竦眉質∮判憬淌?、吉林省教育系統師德先進個人、吉林省數學建模競賽優秀指導教師等榮譽。

 

 

踩著窗外斜映的陽光,馬文聯匆匆地回到辦公室。鋪開手里的書本和作業,長舒一口氣的他靠著椅背,閉上雙眼,緩解著剛上完2節課的疲勞,并為下午的4節課做好準備。略顯繁重的教學任務讓他有些疲憊,思維發散間,仿佛回到了32年前的那個下午——他與長理的相遇。

“名講”初長成

1987年7月,23歲的馬文聯從東北師范大學數學系畢業,被分配到長春光學精密機械學院(現長春理工大學)數學教研室工作?!案盞窖?,心里有一些落差。校門那么小,樓又矮又少,這是什么條件??!”馬文聯清晰地記得當時的情形。同一批分配來的新老師,6個人擠在一間寢室里,還睡上下鋪。而大家成家以后,每個寢室都是一家。每到晚飯前,都是男人們到走廊用煤氣罐做飯,女人們帶孩子在外面玩?!壩惺苯從痛撞還渙?,或者菜不夠了,拿過來就用,不用打招呼,或者就串門去‘蹭吃蹭喝’?!賓〕锝淮砑?,來自浙大、哈工大、吉大、東北師大等高校的優秀“青椒”們,愈加熟稔起來。

 

 

在頭兩年的助教階段,不僅有陳新洲、王喜臣、李懋和、趙鳴霖等資深教師,帶著新教師上課,指導他們了解上課的教學模式、內容安排、課堂特征和風險;在剛邁上講臺的第一個學期,教研室組織全體教師進行3次課堂教學觀摩,并圍繞“板書布局、內容結構、風格特征、教學儀態”等方面給予反饋。初為人師的馬文聯特別緊張,不僅對課程內容設計不自信,而且對下面聽課教師的一舉一動十分在意,一看到皺眉頭、交頭接耳、搖頭點頭,腦子就會快速反應,這一內容的講授有啥問題?一堂課下來,馬文聯對教研室聽課反饋的問題,全部認真對待,進行反復琢磨?!案憬萄?,我是拿得起、放不下的人。只要問題沒有講清楚,不解決,我就丟不下,成天想,做夢還想?!弊約好瘓?,就向教研室其他老師請教,并湊到一起反思研討;因為數學特點,除了理論教學,再就是解決習題。那時的學生,學習的主動性非常強,會向老師提出各種問題,許多是你意想不到的。怕被學生問倒,就把習題集中的問題全部做了一遍,甚至在公交車上仍然閱讀、思考。

漸漸地,馬文聯的講課越來越揮灑自如,受到學生們的普遍歡迎,并被評為“我最喜愛的老師”。

剛毅堅卓寫春秋

數學是一門嚴肅的學科,老師往往給人以嚴肅、刻板的印象,而這也正是馬文聯給自己的評價。

“我對學生特別嚴厲,很多時候會嚴厲到連我自己都覺得有點受不了?!彼蚶床渙哂謨米鈦細竦謀曜家笱?。以課堂紀律為例,他要求上課時絕不能玩手機、打游戲,即使有的學生腹誹他“老古板”,仍然堅持著這一原則?!跋衷諍芏嗪⒆擁某沙せ肪撤淺W雜煽?,好處是讓他們有明顯的獨立意志與創新思考,缺點就是常常不愿意接受批評和規矩。凡是我當面批評了的,我都要和他說清楚背后的想法、邏輯。即使有時候家長電話求情,我也不會改變之前說好的懲罰舉措,該是什么就是什么,這是成長成熟的必經之路?!?/span>

 

 

奇怪的是,雖然頂著“一臉嚴肅”的標簽,每逢節日,馬文聯都會收到鋪天蓋地的學生祝福信息?!案戰喲サ氖焙?,馬老師給我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,心里著實打怵。但時間久了,就不自覺地被他的學識與師風所折服?!毖艨硎?,每次看到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板書、老師斟字酌句地逐一講解、課下不厭其煩地答疑解惑,自然有一份感動從心底涌出。尤其隨著時間的增長,曾經鬧情緒的學生也意識到,這些“難上加難”的知識和習題,為后續理論的深入研究,以及系統思維的建立養成,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夯實作用。

他的學生常說:“馬老師是一個追逐時光的人?!背先?,生命有限,馬文聯倍加珍惜點滴時間,恨不得將每一分鐘都獻給學生、獻給數學、獻給教育事業。他用整整32年,把講臺上下的“變臉術”,演繹成對教育事業的無悔忠誠;用加減乘除,把自己演算成育人路上一青松。

讓數學教育薪火相傳

馬文聯特別反對一個觀點——大學比高中輕松很多?!叭綣闃皇潛ё嘔轂弦抵さ奶妊?,那確實是這樣;但如果你想扎實掌握專業知識,那必須付出幾倍的辛苦才可以?!痹謁蠢?,高中戰線長、節奏慢,所以有足夠的時間讓學生吃透。但大學時間緊、任務重,高等數學每節課的90分鐘都是在講知識點,極少有做題鞏固的機會。在巨大的壓力下,學生會變得倦怠疲憊,直至放棄。由此,馬文聯開始了對課程設計的探索——如何讓學生更積極主動、高吸收率地學習。

 

 

有一年,馬文聯在學校青年教師講課比賽中獲得二等獎,這件事既提升了他在講臺上的自信,也大大激發了他的斗志。“既然是二等獎,這意味著我距離第一還有距離,在教學內容搭建、活動設計或者板書布局上存在問題,需要完善?!泵恐莧攣?,他都和教研室的其他老師一起進行教學研討,分析總結本周課程教學的亮點與難點,彼此分享經驗和想法?!拔頤潛冉獻⒅亟萄Ч?,覺得不能讓學生聽天書,就一門心思扎在教學設計上?!本歡系馗慕?,他們的課程和教法愈發成熟,在2009年獲得吉林省優秀教學成果獎三等獎1項,2010年、2011年獲得長春理工大學教學質量一等獎2項,2014年被評為省級優秀教學團隊。馬文聯本人目前是吉林省精品課程“高等數學”課程負責人,其編寫的線性代數教材、概率論與數理統計教材都獲得了兵工高校優秀教材一等獎。

“如果你走進教學樓,幾間嗓門最大的教室,基本上都是數學課。無論再苦再累,只要上了講臺,我們就跟打了雞血似的?!倍月砦牧此?,這份對教育教學的熱忱,是前輩們留下來的最大財富。從北大、北師大、南開、大連理工、吉大、東北師大等各所名?;憔鄱吹木⒚?,通過一周一次的“輔導答疑”,將半輩子的經驗悉數傳承給青年教師,也讓這份意志和信念,承前啟后,繼往開來。

根深才能葉茂,源遠方能流長。32年時光悄然而逝,馬文聯見證了長春理工大學數學系的萌芽、成長和壯大。古希臘著名教育家、哲學家柏拉圖說:“一個人從小受的教育把他往哪里引導,能決定他后來往哪里走?!貝右磺疃?,到省級實驗教學示范中心;從設立數學本科專業,到成功申報碩士學位授予權,正是因為有無數像馬文聯一樣的青年教師, 篳路藍縷、玉汝于成,才能共同鑄就如今這份成就與輝煌。

 

(供稿:黨委宣傳部 新聞中心   撰稿:賈惠淇   審核:于英煥   編輯:丁宇同)